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 院际新闻

朱彼得:中国新型城镇化的再认识

来源:时间:2015-01-09

 

中国新型城镇化确实有很多值得探讨和交流的地方,业界从不同的角度各有诠释。从党的十八提出“四化同步”,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提出“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指出“四化同步农业是短板”,到中央财经会议要求财政支付转移有声直接到县,我认为伴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新型城镇化的路线已经逐步清晰。然而,中国对于城镇化的理解和认识远远没有统一,主流讨论中很多方面还存在各种各样的不同声音。我觉得中国城市报的定位很好,战略发展、目标、策略都是中国城镇化,这是中国未来发展的主旋律,是现代化的标志。对新型城镇化的理解,只能把结论性的一些想法与大家分享,很多方面都是值得探讨的。

九读新型城镇化

第一,新型城镇化是经济发展的结果,而不是刺激经济增长的目的,这就是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中指出的“城镇化是一个顺势而为的过程”。中国的新型城镇化不仅是以经济大国为基础,更是经济强国的重要标志。

第二,新型城镇化将是一、二、三产业结构调整以及全面升级的城镇化,它要求以产带城,产城融合。在全国各地给政府和开发商做项目咨询的过程中,我强烈感知到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是当前所有地区都面临的一个很现实的任务。当前我国面临着复杂的经济形势:经济增长速度下滑、产能全面过剩、4万亿投入的消化,构成了重叠的困难。如何走出当前困境?改革、创新、科技进步是唯一的选择。因此,摆脱房地产造成的思维惯性,克服土地财政的依赖,把创造就业和增加民众收入放在首位,这就需要发展新兴产业、扩大和提升第三产业。

第三,新型城镇化重点在县域经济的发展及乡镇建设,这就是打破城乡壁垒,实现城乡一体化统筹发展。“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在大城市已经不可能了,因此中央城镇化会议的精神是把乡村建设同步考虑在城镇化之中。近几年来,中央进行了多省份的省直管现实点,2014年开始试行城乡一体化试点,我理解,这就是以县域经济为基本面,以美丽乡村建设为节点的新型城镇化。

第四,新型城镇化的保障基础是农业土地制度连续性不变,在保证农民利益不受损失的前提下,加速农业的现代化和产业化。探索农业经营方式的改变,顺利实现土地流转,是农业规模化、商品化的必由之路。但是,过去30年施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把农民土地的使用权变成了基本的社会保障,这就要寻求一种两全的解决办法,再不伤害农民根本利益同时,走出一条中国的农业现代化道路。我认为,这也是中国新型城镇化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标志。结合第四点,未来的新型城镇化很有可能是“农民进城,资本下乡”。

第五,在城市建成区域,新型城镇化重点在于旧城改造和内部挖潜。4月1号颁布、9月1号开始执行的国土部节约集约土地利用规定,其实对所有城市建成区都划定了边界。大城市、特大城市、超大城市的边界都不会轻易扩大,所以这个红线就界定了对所有建成区都要内部挖潜这个方面做好文章。

第六,城镇化过程是社会治理体制改革和机制创新。我认为,中国新型城镇化应该是广义的说法,不是什么都能往里装;中国新型城镇包含经济发展、生态发展、社会发展以及社会进步,其中社会发展就包含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包括所有方面。

第七,新型城镇化的规定将是“中国梦”价值体系的重构与复兴,我们的价值体系待建。

第八,新型城镇化经验将影响整个世界。过去30年,如此浓缩、如此大规模地推进城镇化,在全世界都是没有的,中国的改革开放其实也为全世界很多发展中国家学习吸取。中国过去走过很多弯路,不管成功、失败,抑或是教训,都将在全球化过程中对大家有很好的促进。我们的城镇化经验可能将在全球推广,这也是中国“走出去”的其中一个方面。

第九,新型城镇化将把经济、社会、生态以及可持续发展紧密联系起来。

新型城镇化的路径与突破口

新型城镇化路径和突破口有这么几个逻辑关系:区域发展战略因地制宜;产业结构调整及主导产业结构架构因地制宜;空间规划实现产城融合;市场体系建设及金融体系支撑,市场体系建设是全方位的,新型城镇化很核心的一条,就是要有金融架构的支持,而这个也是积极探讨和改革创新的;政府职能转变及社会管理创新;最关键的,三农问题的解决将是新型城镇化的突破口。

中国城镇化的温“故”知“新”

回顾过去60年,城镇化过程中所有的大城市发展,特别是一些局部比较资源禀赋特别好的城市,都是以工业基地为依托完成城镇化,比如鞍钢、大庆、马鞍山、攀枝花等,多以工业基地为依托建城;文化大革命当中,以三线建设为核心,限制沿海城市和大城市的发展;而改革开放之初,以旅游宾馆、住宅建设为依托促进城市发展;从本世纪开始,以开发区为城市发展动力,集中发展沿海和大城市;近十年来,则是以房地产为动力进行城镇化建设。

那么,不同阶段共同的特点是什么?城镇化过程以工业和城镇化住房为核心;农业和农村问题被排除在城镇化之外;农民利益服从城镇发展,做出巨大的牺牲。因此,新型城镇化最大的不同,也就是最大的创新就是:城乡统筹,城乡一体化发展,而短板就在农业。中央城镇化会议提出“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很显然不是对大城市而言;而后面并没有被大家所重视的,恰恰是更完整的诠释:“慎砍树、少填湖、保农地、留村落”。

三农问题关键在农业产业化

三农问题的解决是中国新型城镇化突破口,三农问题又是以农业产业化为核心来展开的。农业产业化的结果是解放土地和解放劳动力。前面嘉宾说过城镇化要什么,人口往哪里去,不管两亿多还是今后还要增加的1亿多,还有城市化建设的土地从哪里来?当然从农业产业化、农业现代化、农业土地产出效率提高里面节约、集约出来。这里给大家讲一个数字,去年中国科学院发布中国农业现代化报告,其中提出两个结论,一是中国农业比美国落后100年,中国农业劳动生产力是美国的1%,那么我们农业的产业化意味着提高土地产出效率和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解放土地和解放劳动力,解放土地用于更多城镇化建设和生态建设,解放劳动力进入更多的生产空间。

农业产业化将产业链拉长和延伸,将提供纵横发展的巨大空间;将为解决食品安全问题提供保障;将为解决农业污染问题提供条件;将解决粮食安全、社会稳定、国家安全提供基础;还将为农业现代化、农民市民化、乡村城镇化提供基础。

中国新型城镇化等不来、靠不来、要不来;新型城镇化中要转变思想、拓宽思路、勇于创新;要从发展战略和产业升级开始,更要规划优先。

注:这是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朱彼得副院长在“中国城市年会暨《中国城市报》正式发行发布会”上的嘉宾发言)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业务联系 

版权所有: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   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鼓楼西大街150号   邮编:100009

 备案号:京ICP备070285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2936

返回顶部